-

冷落月冷笑不語,走到了阿嬌麵前。

跪在地上的謝曉曉抬起淚眼朦朧的眼睛,好奇地打量著說是救了姑姑,送姑姑回家的一行人看,看到粉雕玉琢的小女娃時,悲傷的眼中也難掩驚豔之色。

小貓兒也不嫌地上臟,直接跪在了地上,一邊認真地磕頭,一邊用難過地小奶音說:“阿嬌姐姐一路走好,願老天爺保佑你下輩子投生成兒郎……”

謝大郎和謝二郎聽見這話,臉色皆是一白,心被狠狠地捶了一下,投生成兒郎,便遇不到這樣的事,更不用在出事後去死了。

謝老三從屋裡走了出來,聽見小孩子的話,又是老淚縱橫,要是他的阿嬌是個兒郎,就不會遇到那樣的事,也不會死了。

他在屋裡的時候也聽見了外頭的對話,知道這些人是救了阿嬌送阿嬌回家的人。

冷落月神色悲傷地看著躺在草蓆上,宛如睡著了一般安靜的阿嬌,輕聲問:“傻丫頭你可曾後悔回來?”

此時,一陣微風吹過,吹起冷落月耳邊的碎髮,吹進她的耳朵裡,像是阿嬌在無聲地回答。

她想,阿嬌一定後悔了,若不後悔,她眼下也不會睡在這草蓆之上。

阿顏嗚咽道:“阿嬌妹妹,一路走好……”

謝大郎和謝兒郎兩夫妻以及謝老三都愧疚地低下了頭,阿嬌她肯定是後悔了的。

小貓兒磕了三個頭,冷落月就把他拉了起來。

“謝謝你們來送阿嬌。”謝老三站在廊下擦掉眼淚,衝冷落月和阿顏鞠了一個躬。

冷落月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繼續看著阿嬌道:“要是知道送你回來會是這麼個結果,我是斷然不會送你回來的。”

“我怎麼也冇有想到,那般堅定的要回來,對回家充滿期待,提起家人也笑得一臉幸福的你會尋死。”

“以前在山匪手底下那麼痛苦可怕的日子你都撐下去了,怎麼回了家卻連一日都撐不下去呢!”

謝家人皆是一怔,在山匪手底下受儘痛苦折磨的日子,阿嬌都撐過去了,如今回家卻連一日都撐不到,這話說得就好似他們這些家人容不下阿嬌,逼死了阿嬌一般。

謝家人不想承認,更無法承受,大嫂劉氏牽強地道:“是、是阿嬌曉得了大家都知道真相,所以纔會……”

冷落月輕聲道:“阿嬌決定回來的時候並冇打算撒謊,她可能覺得,她的家人足夠疼愛她,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不會嫌棄她,所以才做了回來的決定。是彆人為了讓她回家後的日子好過些,給她支了招讓她撒了那樣的謊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冷落月冷冷地看著劉氏,“她絕對不可能因為你們知道了她在撒謊就想不開自殺的。”他們這些被阿嬌信賴的家人,一定對阿嬌做了什麼或者說了什麼,阿嬌纔會走上死這一條路。

“你們對阿嬌做了什麼?隻有你們心裡最清楚。”

“……”劉氏張著嘴說不出話來,眼中雖然有愧疚,但卻並無悔意。

阿嬌雖然是聽見她們昨夜的對話才上的吊,但她並不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,做錯了什麼。-